客家情歌

分享到:
2019年12月30日 10:32:21

□邱金湟(九堡)

大家都知道,爱情是文学艺术永恒的主题。不论是封建社会,还是新社会;也不论是战争年代,还是和平时期的文学作品,都或多或少穿插着爱情故事,更不要说专写言情方面的文学作品了。丰富多彩的客家情歌,虽然会打上时代的烙印,但是,她始终以强劲的生命力,伴随着客家人质朴的浪漫,顽强的毅力,而健康的发展,终于成为客家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

客家情歌内容十分丰富,爱情生活的每个阶段、每个方面、每个场合,甚至每个角落都有一大串情歌。从嬉戏、思春、想思、爱慕、追求、初恋、热恋、山盟以及到拒爱、怨情、失恋、谴责;也有从道白、劝慰、送别、嘱咐,到相思、感叹、惆怅等等,句句动情,首首动人。那通俗生动的语言,清新优美的意境,加上各种修辞方法无所不用,出神入化,美不胜收,具有极强的艺术性和感染力。这些别具一格的客家情歌,具有磁石般的吸引人的艺术魅力,深受人们喜爱。所以,客家情歌在客家人居住地世代传唱,长唱不衰,。以歌为证:“风吹树叶稀哩嗦,那有山上冇唱歌?那有庵庙冇打鼓,那有菩萨冇庙坐?”

客家情歌起源于中原民歌,古代民歌都是山歌(民间小调除外)。早在公元前的周朝,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便已问世。其中有十五国风共160篇,就是广泛收集、筛选的民歌。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情歌,如《关雎》。到了汉朝,便设立了专门掌管音乐机构的“乐府”,其中搜集有“乐府民歌”,如表现爱情坚贞不渝移的《陌上桑》。客家人南迁后,自然会把中原民歌带到新居地,由四言、五言过渡到七言体民歌。

客家民歌由山歌和民间小调组成。然而,山歌的绝大部分是情歌。即使民间小调亦是如此,爱情的内容极大范围的充斥其间。如《交情歌》《劝妹歌》《戒嫖歌》《送郎歌》等等。

另外,由于客家人的方言是南北方的混合物,并与土著人语言结合,形成了独特的客家语言体系,其情歌自然也是以客家语言为载体的。

客家情歌主题鲜明,简洁透彻。渴望自由恋爱,赞颂坚贞爱情之精神跃然纸上。请听情歌:

唔怕死来唔怕生,唔怕血水流脚跟。

唔怕脑盖跌落地,两人有命就要行。

(客家方言,生,、跟、行三字押韵)。

客家山歌,绝大部分是情歌,它有很强的艺术性,具体体现在章句结构、音调韵律、修辞手法上。特别是情歌的语言艺术会让人叹为观止。主要表现在方言化、口语化、生活化和形象化,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,深受广大人民欢迎。情歌一般七言四句,第一、二、四句押韵,节奏明快,琅琅上口,易于传唱,悦耳动听。

客家情歌抒情浓烈,意境清新,具有生动感人的艺术魅力。为什么有如此强烈的感染力呢?主要是运用了以下几种修辞手法:

1.直叙:即通过叙述而不是描写的方法来刻画形象,如:

对面那个似我哥,是我情哥过来坐。

又有烟筒又有火,还有膝头做凳坐。

妹子河边洗衣衫,眼泪滴在河中间。

哥哥问妹为什么?一朵好花冇人贪!


2.比喻:把甲事物比作乙事物,使其更加鲜明、生动,如:

上岽不比下岽快,下岽不比过横排。

吃饭不比鱼子梆,食酒不比妹来筛。

一头青菜七八皮,三天唔摘黄掉哩。

三日不见妹子面,一脸肉色落掉哩。


3.夸张:即对事物的形象、特征着意夸大或缩小的修辞法,以增强表达效果,如:

豆角开花双是双,半夜梦见有情郎。

等到半夜眼一醒,眼泪流到半张床。

烟子大了要上行,妹子大了会想郎。

白天想哩打瞌睡,晚上想哩到天光。


客家情歌如此美妙动听,本应成为文学艺术上的一枝奇葩。然而,它虽然源远流长,却历经沧桑。在旧社会一直遭受歧视,被认为与传统的封建礼教和伦理道德相悖逆,是“伤风败俗”的东西,为历代封建统治阶级所不容,更不许登上“大雅之堂”。

客家情歌虽然遭到封建统治阶级的禁锢,然而犹如地下冒出之清泉,任其怎么堵也堵不住。因为客家情歌是客家人的心声、精神的寄托。他们出于精神生活、爱情交流的需要,因而便不断地创作它、传承它、丰富它,使它像路边的野菊,任由践踏,任凭风吹霜打,总是顽强的生长着、繁衍着,绽放着艳丽的花朵,散播着奇异的芳香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客家山歌走出了低谷,在政府和文化部门支持下,内容更加纯净化,艺术上得到了大大的充实提高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政府更加重视民间文艺的挖掘和整理工作。广大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客家民歌的搜集和整理工作中去。通过整理创新,促进了它的健康发展,引领客家情歌歌手们不但从山里唱,而且走进城里唱。编进山歌剧,制成光盘,在电视台播放。如瑞金市就有许多山歌队,从市里唱到省外,还唱进了北京城,使客家山歌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光大,真正走上了文艺大舞台,登上了文学艺术的“大雅之堂”。

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

北京快乐8 广西快3| 棋牌游戏| 棋牌游戏| 斗牛棋牌| 棋牌游戏|